《流浪地球》特效团队:成都千人制作基地只是起步
《流浪地球》特效团队:成都千人制作基地只是起步

国内领先的数字特效制作公司MORE VFX,将把核心制作中心从北京迁至成都

《流浪地球》特效团队:成都千人制作基地只是起步


2019年春节,中国科幻电影似乎迎来了春天。被誉为开创了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流浪地球》,截止3月6日,已突破45亿票房。


《流浪地球》中细腻真实的特效镜头震撼了无数影迷。操刀全片近一半视觉特效镜头的MORE VFX,是一家中国本土视觉特效公司,更让国人深感自豪。


《流浪地球》全片2003个特效镜头,MORE VFX承接了800多个,内部制作400多个。包括开篇北京地面部分、到达苏拉威西后的地面部分、刘启最后安装火石的部分,以及发动机和坝体等。


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家如此酷炫的团队,在成都也设立了分公司。


不仅如此,3月5日,MORE VFX的创始人兼CEO徐建在成都宣布,“MORE VFX正计划在成都高新区建立千人制作基地,计划将核心制作中心从北京迁至成都高新区?!?/strong>


虎哥发现,MORE VFX已经同步发出了招聘信息,势要在成都招兵买马,安营扎寨。


在成都打造国际一线制作基地,千人只是起步目标


MORE VFX成立于2007年,创始人徐建毕业于辽宁师范大学美术专业,是中国最早接触CG行业的艺术家,2003年起就曾在视频制作公司担任总监。


徐建介绍说,MORE VFX最初是从居民楼起家的五人团队,“几个创始人都是制作出身,我是学油画的,也有学动画的、数字传媒的”。初期,公司主要制作广告特效,2012年首次进军电影视觉特效,参与《黄金大劫案》视效工作。


《一出好戏》和《羞羞的铁拳》中也有MORE VFX的付出,“《一出好戏》90%的特效都由MORE VFX制作完成,很多观众都以为断船是实景?!?/p>


MORE VFX成都分公司,落户在成都高新区银泰城。去年9月,在MORE VFX成都分公司成立发布会上,创始人徐建就曾放言,要把MORE VFX成都分公司打造成为中国电影视效服务的礼物。


在分公司落地成都之前,MORE VFX的创始人团队曾在全国考察了一圈,最后认为,成都是一座适合艺术家的城市。


徐建提到他最近了解的一个词,“天府文化”,他理解为“很强的创新精神和一往无前的匠人精神”,并认为天府文化跟MORE VFX的气质契合。


MORE VFX是一家集艺术创作密集型、技术密集型于一身的企业,要求城市具有很强的文化艺术基因和科技技术基础,同时,这座城市还要具有包容性,艺术家们在这里生活还要相对便利。而成都,尤其是高新区,满足了视效企业发展的几项必要条件。


在成都客观创业环境之外,成都高新区政府也给予了MORE VFX很多政策上的支持,“我们来到成都的时候,高新区投资促进委员会与我们一起定制了企业包,在各方面都给予了我们帮助?!?/p>


但徐建也提到了视效行业普遍面临的人才问题,在成都也可能出现。


由于视效行业所需人才与互联网行业、游戏行业有很大的重合,因此需要与这两个高薪行业进行人才上的争夺,“视效行业中的人,大多是一些有情怀、有电影理想的人?!毙旖ń樯芩?,公司的CG总监就是成都人,影片最后地球逃离木星冲击波的视效镜头,几乎由他独立完成。


MORE VFX计划在成都高新区建立千人的制作基地,把最大的核心制作中心从北京迁到成都来,成都的基地将会包含视觉特效产业全???,从研发,到制作,再到制片,都将搬来成都。


徐建说,其实在视效行业,千人基地是人数较少的一个概念,国际上的一线视效基地往往有两三千人的规模。“一千人是我们的起步目标,我们希望在成都打造一个国际一线的视觉特效的制作基地,以后成都的基地会远远超过千人?!?/strong>


年轻的中国视效产业,与国外视效产业差距依然很大


中国的视效产业约在2010年左右集中爆发,发展了不过十余年。而在三四年前,中国的视效大片,还基本上被韩国视效公司控制。


徐建解释说,韩国电影视效产业的发展时间,跟中国相差无几,但由于韩国有强有力的政府支持,及高额的税收补贴、项目补贴,所以韩国的视效产业快速地、成体系地发展了很多年。


相比之下,中国的视效行业则是各个小企业单打独斗的向上史。目前,MORE VFX发展成了中国人自己的体量最大的视觉特效公司。


徐建提到,凭借曾拿下过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视觉效果奖的《悟空传》,他们让中国的电影出品方和制片方发现,原来中国本土也有较好的视效团队,“我们通过这部影片,把很多视效工作截流在了中国本土,实现了大逆转?!?/p>


目前,视效行业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与欧美视效公司的竞争。


徐建说,中国视效公司的劣势在于,欧美的视效产业不仅体系上更成熟,另外,由于他们有较大的补贴,价格上也相对更低;但中国视效公司的天然优势在于,与国内的电影主创团队间没有交流障碍,“这个障碍不是来源于语言,而是来源于文化。我们的文化背景是相同的,因此中国的特效团队更容易理解、认同导演,相对来说,沟通成本也就更低了?!?/p>

外围足彩半全场胜平 www.zipqb.tw

在《流浪地球》火爆之后,国内特效行业获得了极大的肯定和关注,徐建表示,他也深感自豪,“但是,各家特效公司清醒的知道,我们跟国外的差距仍然很大,以后还是要低头做事,抬头看天,脚踏实地地做好每一步?!?/p>


在徐建看来,中国与国外特效行业的差距具体体现在三个方面。


最核心的问题是,国内视效公司的利润都不足以支撑底层的技术开发。视觉特效是使用一些商业的三维软件、合成软件来做的,但是这些软件,其实是对行业普遍需求的开发。而每一个电影项目,都有它的定制化要求,“这些定制化要求就需要视效公司有非常强大的底层研发或二次开发能力,但我们还没有足够的资源去开发这些东西?!?/p>


第二方面是经验不足。徐建提到,在曾经与国外团队的接触中他发现,“我今年41岁,美国坐在电脑前的的一线生产者,大多跟我年龄相仿,甚至比我年长,积累了几十年的经验”,而国内的一线生产者大多是几年经验的年轻人。


第三方面是电影的工业化,视觉特效是电影工业化的排头兵,所谓的工业化就是流程化、标准化。徐建提到,视效产品是艺术创造型、技术密集型的产品,需要集团作战,而集团作战,就应该要标准化和规范化整个生产线。


具体来看,在大环境、大气氛、坍塌破碎等特效镜头技术方面,国内水平与国外越来越接近。譬如在《流浪地球》项目中,“硬表面的制作和自然天气的模拟,因为中国电影的需求,我们一直在做,今天稍微达到了一定的水准?!?/p>


但是在很多其他方面,如生物类型的角色表演、自然环境等,与国外差距仍然较大。


MORE VFX也开始向生物角色毛发方面发起挑战。今年,MORE VFX成都分公司制作中的电影《征途》,就有生物角色的表演。


在《流浪地球》大火的两三年前,资本就已经关注到视效行业,最火热的时候,徐建也曾频繁的与资本接触。但MORE VFX目前还没有融资,这是由于徐建认为这个行业有一个特殊的地方,“培育期较长,一般的资本可能扛不住?!?/strong>


徐建提到,虽然视效行业未来能延展的覆盖面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但目前来看,视效行业仍然处在萌芽期,这一点会吸引资本想进入,但也意味着,短时间内这个行业可能较难产生很大的经济回报。




天虎科技 彭春志